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授权转载】The Beautiful Future 第一章、第二章

*源贴吧,作者宗像遐迩。授权图在我个人主页。
*长篇六十大章,附加番外等,lo主每次搬两章。(工程量还不小啊……)
*主cp:尊礼
*副cp:伏八,草淡,前赤青等
*原创人物有

希望大家喜欢!真的是超级棒的一篇文章啊!



[第一章]

在一片漆黑中有光芒出现,德累斯顿石板随着光芒的增强占据了整个视野。青蓝色的幽光除了它本身什么都没能照亮,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巨大的石板悬浮在虚无之上。像是感应到视线一般地,石板的光芒愈发明亮,镌刻其上的晦涩难懂的符号更显得灼目,让人有种生灵寄存其上,在拼命诉说着什么的感觉。有模糊难辨的歌谣像是穿越了亘古的洪荒而来,引导命运者前来。他几乎要情不自禁地将手放上去。

宗像礼司猛地睁开眼。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什么时,只感觉到随着自己想要抬手的动作传来一阵电流穿透的麻痹感。他想要挣脱,四肢和脖颈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他骤然冷静下来。

宗像感觉到自己被固定在一个铁床上,手脚规矩地放好被铁环扣在上面——说是铁环也不太准确,因为有源源不断的电流随着它流遍四肢百骸。

至于眼前……哪来什么眼前全是模糊才对!

他试图转动脖子,发现自己带着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眼角还能瞥见头盔内置似乎代表各项功能的小灯闪烁,透过眼睛处的透明材料模模糊糊全是白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视力可以说是失去了作用,他的听力好了不少。

有杂乱的脚步声夹杂着机器运转的滴答声,机械的女声在报告着数据还有急促的人声:

“K-1024失去反应!”

“k-1008无法连接!”

“k-1049失去生命迹象!”

什么东西?宗像想。他呼出一口气,尝试着催动王之力。那一瞬间电流猛地增强,他的手腕已经快要失去知觉,身体被撕裂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是王之力却没有丝毫反应。

他愣怔一下,随即记忆苏醒,像是开了闸一样地涌了上来。

宗像礼司闭了闭眼,自嘲地轻笑一声。

哪里还会有什么王之力,他已经死了。

只是……这里怎么看也不该是黄泉该有的景色才对。

他还没思量完,一个响起的略有耳熟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同于之前人声的死板,多了不少活力,携了满满激动欣喜的语调。

“这里有个醒了!!!”

“K-1001醒过来了!!!”

k-1001?是在说他?

已经有脚步声近了,一声提示音响了之后,扣着他的铁环松开,与铁床归为一体。他戴着的头盔也被人打开,那人扶着他坐起来,白色的亮光一下子涌入眼底让他不适地眯了下眼,也使得他稍微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样子。

深绿色的军装外套着一件白袍,银白色的短发,漂亮的面容带着温和的笑容。

果然是熟人。他心里道,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

但是——长发及腰怎么变成短发了?

对方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没在意宗像审视的目光,拉过他手腕将一个手环扣上,手环上飞快地滚动着不明含义的数字。

“抱歉?”宗像出声打断正兴奋地盯着数据的男人。

男人闻声抬头看着他,短暂的惊讶过后但还是笑道:“什么事?”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显示台上放着的眼镜。

“哦哦……”男人走过去将眼镜拿来给他,盯着宗像的眼神像是看宝藏一样地闪着光,“抱歉我太激动了!而且没想到你会说话,哈哈还真是……”

难道说话不是本能吗?宗像戴好了眼镜,这才开始打量所处的地方:

这个房间里入目全是白色,白色的墙和灯光,里面全是按组摆放的铁床,铁床旁的显示台上投影出各项数据反应,上面躺着白衣服的人和他刚才一样被固定在铁床上。过道里和威兹曼一样穿着白袍的人拿着文件走动记录,像是个实验室。

“请问,您还认识我吗?”宗像礼司将视线移回到面前人的身上,他察觉到这个威兹曼似乎不是他所认识的白银之王。

威兹曼对于他的发问感觉到有些莫名,但还是愣愣地答道:“算得上……认识吧?K-1001……”

宗像皱眉,对这个称呼有些排斥,同时也确定了这里和他之前所处的世界不同。

“我是宗像礼司,阿道夫?K?威兹曼先生。”他道。

“啊……宗像礼司?唔好的…宗像先生。”威兹曼改口道,不但没有流露出不满的情绪反而更显开心,“你的测试已经进行完毕了,现在跟着我去住所,可以吗?”

宗像点头,扶着床下来,脚刚触到地的时候一阵酸麻的无力感就传了上来,险些让他栽倒。威兹曼慌忙想上来搀扶却被他抬手制止,“让我缓一缓就可以了,多谢。”

威兹曼有些无奈,抓了抓头发还是站在那里等他。

宗像跟随着威兹曼走出后才发现实验室是单独的立在那里,门上铭牌写着‘感知测试室’。正对着研究所的大门,旁边停着几辆白色的车上印着红色的徽章。徽章底下汉字和日语并列——“中华联邦”。

威兹曼带着他去的是位置在研究所里位置靠后的一座大楼,楼里冷清得只听得到他们的脚步声。

“请问您刚才说的测试是指什么?”进了电梯里宗像礼司才开口问。

“诶?”威兹曼显得有些为难,不好意思地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宗像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个回答,看他的表情却也不像是说谎。

“总之是实验体进入研究所必须要测试的一项数据,而且很重要。上面只是这么吩咐,我们做了。”威兹曼歪头笑道,“战争期间,总是要防备着些的。可以理解啦~”

宗像点头不再发问,默默在心里归纳着获得的信息。

中华联邦?这个词在他的世界从未出现过,而且一路上看到的科技水平也远超过当时,再加上威兹曼在研究所里工作,一切都似乎指向了平行世界这一方向。

他还没思量完,威兹曼已经在一面墙前停下了脚步,侧开身让宗像站在前面,自己则走到一旁从白袍口袋里掏出一张磁卡。刷开门锁之前他动作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对宗像道:“里面在你之前还有一个实验体……虽然看起来凶了点,不过人很好的。你们可要好好相处,拜托啦!不然负责的我可是要倒霉的!”

宗像不在意地点点头,心道尽量吧。

随着磁卡划过卡槽,绿色的小灯‘滴’地亮起。宗像面前的墙出现了一丝缝隙,缝隙逐渐拉大直到门完全打开。

威兹曼食指竖在唇边无声地‘嘘’了一声,宗像独自走了进去,门在他身后再次合上。

屋子里只有相对摆放的两张床,其它没有任何摆设,墙上各处都安装着小巧的摄像头以保证这个房间内毫无死角。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还真是讨厌,宗像这样想的时候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青组宿舍里安装的那些东西,或者说,记得他也不觉得羞愧。

威兹曼所说的那位室友此刻正好好的在左侧的床上背对着他睡着,听到动静后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红发的男人偏了下头,慢吞吞地睁开他鎏金色的眼睛,对上了那双深紫色的汪洋。




[第二章]


房间里寂静无声,周防尊已经坐了起来,与站在原地的宗像礼司对望。

周防尊本来半睁的眼睛在看清来人后震惊地睁大,宗像礼司看着他也不禁一阵恍惚。明明久违的容颜,却让人觉得清晰如昨。用恍若隔世形容倒也不太准确,他们本就算是隔世。

房间里没有能用来计时的东西,像是沧海桑田又像是呼吸之间。最后还是周防尊恢复了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宗像礼司。”

宗像扶了扶眼镜,“周防尊。”

像是每天都会见面的打招呼,作为重逢似乎是平淡了些,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两个大男人想要他们相拥而泣才是有些不切实际,其中包含的东西来的要更多。因为他们是相互了解的彼此,说的太多反而显得矫情。

“这么舍不得我啊宗像?”周防倚着身后的墙问道,“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跟来了?”

他这才真正确定周防和他情况相同。

宗像礼司踱步走到他身旁,抄着手侧目看他,“您大概是误会了。我可不会像您那样任性妄为,自然是一切安心之后才离开。”

周防瞥了他一眼显然不以为然,“才三天就放心?青王还真是神通广大。”

宗像闻言却愣了一下,“是三年。”

周防动作也少有停顿,他抬了抬手想点烟,可惜这里没有烟,啧了一声没再说话。

“平行世界存在的时差?”宗像盯着他的动作道。周防点点头,乱糟糟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遮住他的眼,周防懒得抬手偏头甩开。

“说起来,”宗像饶有趣味地开口,“您看起来倒是年轻了不少。是因为这里没有发胶维持您那欺骗身份证年龄的发型吗?”

“啊?”周防慢半拍地应了一声,随即嘲讽地笑了,“你到现在还没照过镜子吧宗像?”

宗像点头不知他的意思。

“操纵Knightmare的实验体年龄都是21岁。”周防简洁明了地回答。

“看来您比我先来的这三天倒也不是只睡觉了。”宗像笑着,却听不出夸奖的意味。

周防斜了对方一眼,“我随口问了一句,那家伙就说了一大堆。”

那家伙指的大概就是威兹曼了。

“能请您转述给我吗?”宗像坐在他旁边,摆出一副要长谈的模样。

睡不成了,这是周防的想法。他嘟囔一声麻烦,往后坐了坐给宗像让出了足够的位置。说的大概是威兹曼原话的三十二倍精缩版——赤王在缩句这方面的天赋没有任何人能否认。

汉历798年。十五年前由一场破坏力空前巨大的经济危机,就有国家开始在对外扩张中寻求出路,炮火从南美洲一路烧遍了整个世界。在战争的催动下,科技水平空前发展,研制出了威力巨大的人形兵器Knightmare。打到现在只剩下了两个超级国家抗衡,战争却不但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整个亚欧大陆都属于中华联邦的管辖范围,剩下的板块被DTC联盟占领。

他们所处的如今的日本,就是中华联邦的一个自治区。

宗像礼司和周防尊,属于首批联邦花尽心血规划良久开发的[优秀士兵]。

所谓优秀士兵,各方面感官的敏锐提高,基因改造后即使在没有营养摄入没有水的情况下依旧存活长达一个月之久,伤口的自愈能力也大大提升。被策划人骄傲的称之为人类的一大创举,然后应用于战争。

在knightmare内配上这样的操作员,联邦是决心打一场决不允许失败的战争。

他们的基因改造在京都洛阳完成,送入研究所内将熟悉knightmare的操作,同时作为守卫研究所的兵力。

周防尊讲完后盯着宗像。宗像冷笑了声,思索了一会儿,又问:“为什么要守卫研究所?”

与整个大陆相比,日本实在太小,战火也尚未在这里燃起,在这里投入大量心血实在不值。

周防沉闷地摇头,“我也问了,他知道的太少。”

先随遇而安。他们在对方的眼里读到了同样的信息。

正事谈完,周防向后微仰起头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宗像还在想着什么事情,他忽然心念一动凑了过去,下巴枕在宗像的肩膀上。宗像偏头看过来,两个人几乎要鼻尖相接。

“他们过得很好。”宗像先开口,温热的吐息喷洒在周防的脸上。

“吠舞罗的年轻人当初在你葬礼上哭得不成样子,有几个莽撞的还想跟我打一架,不过被草薙先生拦住了。草薙先生和淡岛君结婚时候的场面很壮观,你真该看看那十层红豆蛋糕。栉名小姐自你走后变得坚强了不少,以后也一定是个漂亮的姑娘。”宗像难得口气温和。周防没吭声,琥珀一样的瞳孔盯着他。

宗像看到了映在一片熔金颜色里的自己,年轻自信。

“那你呢?”周防的声音沉沉的。

“我?”宗像弯起嘴角不再看他,随意地道:“挺好的,结婚生子,女儿追在我后面叫爸爸。”宗像说完移回了视线,看着周防的表情笑:“开玩笑的。”

“你开玩笑从来没好笑过。”

“宗像……”周防又长长地唤一声,宗像敛起了笑意,沉默以对。

周防前倾一些,感觉到宗像的呼吸越来越近,然后——他吻到了冰凉的掌心。

……

对着周防苦大仇深的表情,宗像示意了一下布满房间的摄像头,“我可不打算现场直播。”

周防向后倒瘫在床上不再动作。

宗像倒是很愉悦。片刻沉默后,他扶了扶眼镜,感叹了句:“哦呀……这究竟,算是什么惩罚呢。”

周防笑了声算作回答。

他们是注定要相逢的人,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哪个空间。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