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授权转载】The Beautiful Future 第五章、第六章

战斗开始啦!这文设定很庞大,绝对不是转生日常!看的热血沸腾嗷!


[第五章]

研究所前的偌大空地上依次停放着上百架白色的Knightmare,东京区的战备队长背着手站在前方面带微笑。科研人员上前汇报实验体集合完毕,中年人扬手一挥,声如洪钟地开口道:“所有实验体依照自己的编号进入操作舱,你们只要掌握基本操作就够了,在这里用不上实践。”

自信满满的口吻,说起来东京的战备队本来也就是个空架子而已。两大国家开战,战场自然是不会选择这个小小的岛国,不知有多少人挤破头想要这个清闲而又有名誉的职位。

威兹曼撇撇嘴,将Knightmare的钥匙交给周防和宗像,他们早已换上一身白色作战服。周防盯着高大的人形机体,眼里隐约有兴奋的光芒闪烁。宗像握着钥匙,瞥了周防一眼笑了声。

研究所内安娜那群孩子又被带往感知测试室,经过门口时她向外探头看,周防和宗像眼神刚好也扫了过来,目光交接,小姑娘开心的微微弯起嘴角。

训练持续到日暮西沉才结束。满天瑰丽的深紫夹杂着玫红和灿金颜色的云霞,晚风清凉吹得下了操作舱的众人心情大好。陪着他们站了一天的威兹曼忙迎了上来,拿着分析报告笑得灿烂:“等到训练结束,按照你们俩这么优秀的表现,配枪资格是一定没问题的!”

宗像摘下眼镜接过威兹曼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汗,想了想问道:“比起配枪的话……我能请您帮个忙吗?”

“什么忙?”威兹曼看着宗像摘下眼镜后变得格外无害的脸,情不自禁地就应了下来。

“能请你帮我找把剑吗?”宗像戴上眼镜看向他。

宗像礼司偏爱冷兵器,爱刀天狼星几乎从不离身。当初蓝发男人一身制服整洁,身子笔直犹如直指苍穹的利剑,抬手拔出天狼星剑之所至皆是蓝色圣域,那副高洁冰冷的样子宛如神邸。

威兹曼愣了一下,“什么剑?我能试着给你做出来。”

“我画出来给你好了。”

威兹曼点点头,看向旁边靠着树的周防问:“周防先生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

“没……”他话说了一半忽然又偏过头来改口,对威兹曼道:“带包烟。”

“……”威兹曼嘴角抽动了几下,“好……”

两天后威兹曼在房间里把他们要的东西拿了过去。宗像把蛇腹剑从剑鞘中抽出,剑光如水,锋芒锐利。威兹曼看着宗像端详着剑,笑笑道:“用的是前阵子新研究出来的特殊材料,硬度要比铁高得多,劈山开石都不是问题~!”

宗像归剑入鞘,满意地勾起嘴角向威兹曼道谢。

坐在床上的周防盯着那个卡通狮子作为装饰的打火机,皱眉点上了烟。烟头的红光闪烁一下,随即青白色的烟雾打着旋儿袅袅升起,又散开在空气里,周防惬意地叹了声气。他看着宗像手上的蛇腹剑,“天狼?”

宗像握着剑柄点头。周防扯起嘴角笑了声:“还真是念旧呢,宗像。”

宗像挑眉想说些什么,才开口却有爆炸声砰然响起,地面震动摇晃让站立的两人脚步也跟着晃了两下才勉强站稳,房间里安置的摄像头发出‘滋滋’电流声。周防和宗像警觉地对视一眼,起身拉过旁边还没回过神的威兹曼刷开门锁就往外跑。

爆炸声接连不断,舍弃电梯一路从楼梯跑出了楼,刚到楼前的空地上便能看到不远处炸开的火光,硝烟弥漫呛人。

战备队长面色焦急,显然也是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戴着作战耳机怒吼:

“DTC联盟?!该死的怎么会过来的!”

“没有监测到Knightmare登陆情况!”

怎么可能!战备队长猛然抬头,脸色瞬间铁青,嘴唇颤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研究所的人也都逃到了空地上,荒川博士举着扩音器,强压着内心的不安分配着各人员的工作,保证实验体的位置和情况在掌握内。他忽然在一片炮火声中听到了什么,回头望向天空。

湛蓝如洗的碧空之中,数百架金色的Knightmare像是从天际线飞来,一路上不断往下扫射,爆炸声震耳欲聋,地面炸开火焰扬起数丈高的飞尘。沉重的风吹来秋天早晨冰冷的气息,树林烧了开来,滚滚黑烟直升天际,鸟雀哀鸣着仓惶飞离。

满世界全是炮火的红色,烈焰灼烧之后的炭黑色,映衬的联盟军的金色Knightmare耀眼的刺目。

空气中火药味和烧焦味混杂在一起,周防皱眉又点了一支烟。宗像伸手掐了他的烟,扶了扶眼镜,看得更清晰了些。

在那些Knightmare机械臂上携带的突击炮不断开火,它们的身后有绿色光盾张开。

“飞行悬浮系统?!!”威兹曼愣怔着开口。“即使是我们,也只是在少数中投入研究使用啊。”

那些Knightmare飞行而来,绕过边境的军队,目标直指研究所!

战备队长猛然转身,双目睁大瞪着眼前这些刚熟悉了操作的优秀士兵,骂了句脏话后又提高声音道:“优秀士兵那些实验体,都进操作舱!”

必须要在联盟军侵占研究所之前拦住……不然,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周防和宗像率先跃上弹出的座位,舱门关闭传来机械女声确认驾驶员到位。其它人这才从震惊之中醒过身来,纷纷进入操作舱。在战备队长的带领下冲出!

这是包括安娜在内的K-1200次序实验体到达的第三天,中华联邦与DCT联盟军在日本的战役打响。



[第六章]

研究所设在东京郊外的一座山上,隐藏在茂密的树林中。白色的Knightmare在黄绿交织的树叶颜色里飞快掠过,由战备队长带领着冲下山去拦截联盟军。

高大的树木在身后稀少,枯黄的衰草掩盖不住杂满乱石的土地。最前方的战备队长停下的同时耳机里也传来了他的声音:

“所有人摆开R阵型,围住道路,向上射击封锁!”

所有人依言变换位置,而宗像礼司和周防尊闻令却依旧不动,只是看着显示屏上的位置显示。Knightmare借助山坡的角度勉强能击中空中的联盟军,但是装备压制还是太强。

分散在空中不断往下开火的联盟军在看到他们出现的一瞬间集中,正对着他们后方而去,突击炮的火力也明显加大了许多。

不过思量间的几秒,耳机里传来了接连不断的警告音,随着的是显示屏里原本代表Knightmare的蓝色符号变成了红色的‘消失’,随即彻底消失在数据地图上。

从联盟军接近的位置开始,连续不断的Knightmare炸开,燃着的火焰烧开四周,前一秒还屹立不动的铁甲如今变成散乱在地上的废铁,里面隐约有红色的血液缓缓流出,染红了草地。

战备队长的声音已经接近怒吼,透过耳机刺穿耳膜:

“不许后退!死守这里!”

“K-0813!K-1001!补上位置!快!”

周防早已扯下了耳机扔在一旁,耳机里流淌出的声音被炮火声给掩盖了去。他鎏金色的眼睛里跳动着危险的光,依仗比其他人高些的角度,向着空中突破防线向来的联盟军开炮。

宗像微微皱眉,抬手关闭了战队频道,耳机里恢复了一片单纯爆炸声响。他侧在隐蔽的角落,跟周防一起将突破而来的金色机甲击落在地。钢铁重重的落在地上,一旁的树木被波及到熊熊燃烧起来,火光映着金色。

只是……

他将视线移到前方,白色的Knightmare还未来得及开火便被扫射炸开,最多只是碰运气击中几个,跟我方的巨大伤亡比起几乎可以忽略。

本来数目相当的两方,现在被剿灭的只剩不过百余架。

这已经不能算是战争,而是屠杀,而他们所作的只是被屠杀前的垂死挣扎。毫无作用。

周防握着操作杆,用几乎要将其掰断的力气扭转角度。他视线扫过显示屏,这一眼却顿住,片刻才收回目光重重地‘啧’了一声,烦躁不已地揉乱自己的一头红发。

研究所内。荒川博士在他们离去后稍微安心一些,声音平稳也安抚了其他人惊慌的情绪。

“我们将撤回东京内,由防卫军来保护。带上重要资料,无法带走的上锁。”

包括威兹曼在内的研究人员都快速有序地在大楼与装备车中来回。

荒川放下扩音器,看向了一旁投影在空中的数据地图,仍旧皱紧了眉头。虽然没有联盟军突破进入研究所,但这个形势怎么看也不会乐观。能不能返回东京城内,也是个问题。

“博士!他们怎么处理!”助手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闻言回头看去。

K-1200次序的实验体孩子站在感知测试室门前,茫然无措地聚在一起看着他。

他们这场战争的关键。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荒川刚打算开口,却又被负责投影数据地图的人员一声惊呼吸引了注意力。心脏一瞬间跳动的异常猛烈,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猛然回头,在看清之后僵住,手中一时不稳将扩音器掉在了地上,掉落的声音被扩散出去,‘哐当’两声回荡在满是人的地方却意外显得孤零零。众人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望了过来,有想出声询问的却也在一瞬间消声。

蓝色符号上序号为A1的Knightmare在地图上闪烁两下,最终还是在警告音中显示红色‘消失’,消失在地图上。

序号A1所代表的,是战备队长的那架Knightmare,是所有机甲中配置最高的,是这次反击中的指挥官。随着他的消失,下一秒六十多架Knightmare同时消失,密集响起的警告声在寂静的研究所内撕扯着所有人最后的希望。

还是荒川最先回过神来,厉声命令将数据地图关闭。

接着看下去,也只会让所有人更加绝望。

“继续你们的工作,我们从后山走,竭力回去。”

他猛然回身,将视线掉转到了那群孩子身上,眼神缓慢尖利扫过他们。

在他如同刮骨一般的视线下,本就惊恐的孩子中有个小姑娘被吓得哭了出来,哭声更催动心中暴怒不安的情绪。他喝道:“安静!”

小姑娘被声音吓得后退两步,抿着唇忍着,却仍有细微的抽泣声不断传来。周围的孩子像是被恐惧感染或者被严厉的声音吓到,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眼里也都泛起了泪光。

旁边的研究人员束手无策的看着这群孩子,毕竟一个个大男人谁也没怎么哄过小孩儿,几乎一辈子都扑在了研究事业上了。

栉名安娜小步越过几个孩子,走到了那个小姑娘面前。安娜要比她稍高一些,伸出手臂将她轻轻地揽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顺了顺小姑娘的头发。小姑娘哽咽两声,紧紧地搂住了安娜,停止了哭泣。

荒川看着那个不显眼的白发女孩,她也望了过来。紫红色的眼中纯粹透彻,没有任何情绪,却看得他发慌。

“博士……他们,怎么处理?”助手不确定地轻声问道,生怕再激起了他的怒意。

荒川手指颤了颤,仰头深吸口气狠下了心来。他抬手扯下自己身上的白袍扔在地上,睁开眼看着下属,问道:“你们谁会操作Knightmare?”

一个不起眼的人走了出来,他点了点头,指向了一旁的Knightmare——那是为之前在测试中死去的实验体所准备的,因为他们的死去而放置在了一旁。

那人不明所以,却还是拿了钥匙进入操作舱。

荒川再次将视线看向实验体。孩子们以抱着小姑娘的安娜为中心聚在一起,像是在寻求安全感的小动物。白衣白发的女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而他眼里充斥了血丝,目光灼灼,沙哑着嗓子对操作舱里的人下令:

“用突击炮,他们,连带着测试室,都毁了。”

所有人震惊在原地无法动作,看着他们领头者做出如此荒唐血腥的举动。

“看什么!快点干你们该干的去!突击炮准备,一个不留!!”

这是联邦的心血所在,决定了战争的走向,是绝对不能被夺走的存在,哪怕亲手毁掉,也不能被夺走!

荒川像是疯了,又一次催促道:

“所有责任,我一个人会承担。你,现在,服从命令就够了。”

操作舱里的那人的手仿佛不是自己了一样的,不受控制的颤抖,他咬着牙握住了操作杆,对准了那些不过七八岁的孩子。

威兹曼猛然从震惊中醒悟过来,推开别人跑上前,站在Knightmare与那群孩子中间,胸膛正挡住机械臂上的突击炮。操作的人看着他,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

“博士!!!这种行为不仅是让我们之前的努力白费,更是丧尽天良!”

荒川看着这个被家族举荐前来的年轻人,全身都是热情与希望,头脑里满是无视现实残酷的正义感。他不去理睬他的质问,只是声音低沉嘶哑地吩咐,“拉开他。”

三四个中年人上前把他拉回,威兹曼挣扎着想要挣脱,却抵不过那些人的力气。他嘶吼着像是困兽,最终软下了声音像是哭了一样:“他们还都是小孩子啊……”

“被作为试验品已经很可怜了,现在连活下去的权利也不能有了吗?”

拉着他的人闻言身体都是一颤,无限酸楚涌上来,手下的力气却依旧没放轻一些。“威兹曼,”一个人开口,“我们也不是没有孩子。但是这是为了大局,这些孩子如果被联盟军夺走,死去的就不只是这些而已。”

威兹曼垂着头失去了力气一般,呵呵地低笑着,被拉进了车里。

荒川沉默地看着,又瞥向了Knightmare,“快点。”

操作舱里的人动作迟缓地抬起了手,按下了按钮。

机械臂上的炮口折射出了光,孩子们也感觉到了绝望,咬着嘴唇闭上了眼,泪滑落脸颊。栉名安娜搂紧了怀里的小姑娘,看着炮口的光芒逐渐灼目起来……

尊……礼司……快点回来……

快点来……救救我们……

“砰——”又是一声巨响炸在耳边,战备队长牺牲后局面已经成了压倒性,击溃的不止是封锁防线,更是优秀士兵的心理防线。许多人干脆等死,转眼就只剩下了八十余架Knightmare。

宗像礼司皱着眉,手下的动作依旧有条不紊。

“宗像。”耳边忽然响起来周防的声音,在炮火声的衬托下男人的声音更加沙哑得扰人心慌,他在通过私人频道与宗像交谈,“这事你比较擅长才对。”

宗像闻言,即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哼笑了声道:“没想到您倒也有点脑子。”

居然是被他给提醒了。

宗像礼司打开战队频道,同时观察着剩余力量在数据地图上的分布。

一架联盟机甲俯冲了过来,操作员放弃的松开了操作杆,他无力地笑了笑,不知道是在嘲讽谁。那台机甲的火光已经冲他而来,他还有时间闭上了眼。

……?!

操作员猛然又睁开眼,意想之中的冲击和刺痛都没有袭来。

视野里只有白色的钢甲充斥,是另一台Knightmare替他挡下了巨大的冲击,同时接连反击回去,将对方炸成残骸。他匆忙间只顾及上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序号,‘K-0813’。

还来不及有什么想法,耳机里传来一个清冷的男声。那声音自信冷静,简直不像是身处于战场上的人能发出,无端就让人跟着镇定了下来

“剩下的所有人,请听我指挥。如果您还想活下去的话。”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