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Seal with Kiss

R君真是,写文写得这么棒画也好看,虐的我死去活来。

浮生若梦:


 @老白 生快
最后啊、那句话用自血界战线OP的hello!,world的歌词。

*K双王,互攻有。
*语言已死,大bug满天飞请无视。


……啧,痛……



周防忍着恶心欲吐的眩晕感,好不容易睁开眼睛。久不见光的双目耗费了段时间才适应了光线,缓缓睁开看清外界。周防马上环视了一下所在之处。这是空无一人,门户大开的废弃空房。从玻璃破碎的窗口能见青葱树林和传来几声鸟鸣。是在哪个深山还是林子里吗。周防第一时间暗想,并且感觉到隐约的铁锈味从四周弥漫渗入自己的感官里。双手后绑,双脚并缚的情况下,周防只能稍微提了提自己的身体,靠在墙上,深深呼了口气。


 


……呵,在打什么算盘。


 


周防暗笑了一声。对现在这个情况感到出乎意料。
居然没死。


 


当了那么多年的卧底,好不容易爬到了这个位置。平日手握看着组织里用不知沾了多少鲜血的黑钱换来的手枪,看着同僚被组织一枪又或是一挥铁杆爆头都不眨一眼的自己,却为了一个友人漏了陷。他上周放走为了调查组织所制作的爆炸事件而鲁莽闯入虎穴的警员。他至今还记得那小子看到自己时候的惊愕眼神,和拉着自己衣服不放的力度。要不是自己一掌劈让他失去意识丢在了巷子里,估计他早被沉入东京湾。


 


八田你个小崽子什么时候摊上这事,滚去当你的送报童不就好了。


 


周防一生不羁,无所畏惧,却在了情义上被一棋将军。


 


他记得放走八田的那天转头就被比水流抓个正着,丢进拷问室。那些手段他都见过甚至自己曾是当中的一份子。再孔武有力的人也有精疲力竭,寡不敌众的时候。最后意识模糊只记得对方用可以干到一头大狮子的麻醉剂量针注射放倒自己。醒来之时就已经被扔在这个破地方。

组织不可能就这么放我,应该是动了什么手脚。周防暗想。他尝试动了动身子,低头就见自己袒露在敞开衬衫口的的胸口。曾经见过,熟悉的手术痕迹。


 


周防脑里轰的一声全身血液冻结,冰冷刺骨,却又瞬间沸腾蹦腾。


 


哼……果然是不留全尸吗。


 


周防深深吸了口气,开始默数自己的心跳频率。周防并没有因为得知真相而出现心跳加速的现象,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大概是。周防还想还不如快一点的好。因为从他踏上这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他已经知道只有一种结局在前方。他觉得这并没什么,人总有一死,死了还能早点脱离那该死的黑泥潭泽,却万万没想到会是如此难看的死相,而且还不知道是在下一秒,还是下下一秒。


 


噗通。


噗通。


噗通。


 


 


“……周防。”


 


周防差点没反应过来,他几乎快忘了自己还有个正名。抬头只见门口出现了个人。对方微微睁大眼睛流露出诧异的神色,却立马回复镇定快步走到自己的身前,蹲下身替自己解开双脚的绳索,然后是双手。

周防把下巴枕在那人的肩膀上闭目等待双手的解脱。依旧是羊毛料西外套,真是老头子一样的喜好。那是自己七年,不,八年了吧,已经连时间都记不清了,没有闻见的气息。极为熟悉又陌生。


“……宗像你怎么会在这儿。”,宛如日常总见的平淡语气。


“今天局里收到了匿名信,上面就写了地点,还带了一个计时器。”


“你自己一个人过来?不像你的作风。”


“地点在深山,交通工具没法上来。我一个人步行上来最快也耗费1小时。警车和部队只能在山下待机。而且对方注明了我一个人来,不然远程控制马上引爆。……我知道对方是谁。上周听闻那事,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暴露。”


“呵呵,看到我还活着你不奇怪吗。而且这房子可能都是爆炸物。。”


“是很诧异。比水流不肖于这种简单的欺诈手段。你跟了他那么多年,应该最清楚。”


两人陷入沉默。


 


宗像利落地解开了绳索,周防活动了一下手腕,终于回复血流的手脚传来一阵如蚂蚁侵蚀的麻感。宗像警官,还是升为警司了?周防想自己该如何称呼。


 


“计时器你带了吗?”


“随身携带。不同于普通的时间计时,只是纯粹的数字倒数。频率不定时快慢,但还算稳定。”
宗像从口袋里拿出了计时器。周防瞄了一眼。


 


630,


629,


628,


……


 


鲜红的数字如秒针一样逐步倒数。周防啧了一下。


还有11分钟,不,10分钟。比水流连这家伙大概什么时间会到这里都计算好了吗。


 


“我环视了一下这个环境,没有类似爆炸物的物件。”


“有。这里。”


 


周防用有着厚实枪茧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上面有着新鲜刚合成,缝合漂亮的手术痕迹。宗像看了一眼,一秒就理解,诧异的表情变成异常忿恨,眼风锐利冰冷,有着轻触碰着自己的胸膛的冰凉手术刀的刺骨感。真是中头奖,从未见过这个家伙有这种表情啊。脑里第一出现的是这个想法,周防自己都没想到。


 


“那东西安在我的胸口里,应该是右边,倒数器的起搏引爆装置是安装在我的心脏上吧,所以是按我的心率走而非按秒速。比水流那家伙做脏器买卖,还搞这种玩意儿。”


周防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手术痕迹,被宗像一把握住了手。只见宗像拿出无线联系。


“淡岛,让拆弹部队和医疗部队上来。尽快。”


“按我的心率还有8分钟。宗像你知道最快停止的方式。”


“淡岛,这速度不行,再快一些。确保保持通信”


“喂,宗像。你带枪了没。”


“切记让外科部跟上。OVER。”


“宗像,你磨叽不磨叽。”


“SHUT UP YOU BASTARD!!”

宗像一声爆粗怒叱让周防一愣。刘海的大片阴影落在宗像的眼眸,看不清。


 


当年在警局里还是个小跟班的他们也曾参过几个大案。其中一次当时被几枪打穿腹部的宗像,举枪回射的那只手安稳平静得如一面镜湖。宗像看似优雅,其实骨子里有着狼的狠戾,这点周防比谁都清楚。而如今紧紧按着自己胸口的那只手却在微微颤抖。


 


我们过去做爱,你都没这么抖过。


闭嘴。


 


从周防做卧底的那一刻开始,宗像深知周防迟早会死于某个谁也找不着的黑暗污处,连个痕迹也摸不着,无声无息。那是周防自愿的。而且拒绝让宗像做线人,所以他除了缄默,还是缄默。



如今周防能死于阳光下。
却让人觉得他不见声息地直接消失人间更好。


眼见永远都比耳闻,更为残酷。



他们相隔8年的重逢,只有8分钟,并且逐步减少。


 


“都是死,我想死好看一点。死一个全尸比两个毁尸好。”


“还有时间。”


“你知道赶不上的。”


“你就那么想死吗。”


“你有种直接剖开我的胸口,掏出心脏啊。掏出来了还得会拆呢。”


“……”


周防看着语塞的宗像,白了一眼。


 


赤裸裸地掏出我的心脏,给你看。
看看那8年浸泡在那一片黑暗污泥沼泽的心脏,是不是鲜红如故。


 


“留个全尸,还可以拿去解剖看看装置构造。”
“……前几件案发时间我们已经有数据,不劳阁下操心。”


“但都是已经炸的稀巴烂了吧。那些烂成渣的零件,证物组能查出个屁。”


“……”


“8年没见,你倒是没什么变。”


“……阁下也是。”


 


周防看了一眼宗像手里的计时器。


 


186,


185,


184,


……


 


还有3分钟。周防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淡岛,进展如何?”宗像正对着无线通讯器发言。


周防这次并没有出声打断,他看着宗像那越发纠紧的眉头,已经知道情况。


虽然他早预料到。


 


“你还在抽那个淡出鸟的薄荷烟吗?”周防抽了抽鼻子。


“我是不会认同阁下的劣质口味。已经不怎么抽。你现在想要烟我也不会给你的。”宗像在周防面前正坐了下来,左手里握着计时器。


“呵,会自爆吧。”


周防眯起眼。逆光的宗像他是很久没见了。回忆如潮。他想起最后一次见宗像也是这般光景。那时宗像坐在床边,披着衬衫背着晨光点烟。光线间微尘轻浮,细缕的烟袅然升起模糊了视线,柔和了宗像宛如刀锋刻画的利落脸廓。宗像并没有烟瘾,抽烟的次数屈指可数。不同于周防,烟对宗像来说,偶尔是一种情怀。


 


125,


124,


123,


……


 


宗像不留痕迹的叹息一声,将右手探入西装外套内侧把东西拿出来。周防挑了挑眉。是宗像惯用的stechkin,依旧如故。宗像左手按在枪管套上一直没动静,直到周防准备唤他一声时才拉动了枪管衬套。咔哒一声,子弹已入枪膛。宗像的手很稳,一直都是。


 


“该称赞你即使落到此境,依旧那么淡然吗。心率与正常差不多”


“呵,比水流大概以为我知道真相会心跳加速,直接炸开吧,而你来了更好,一石二鸟。不过他还不知道我们认识,8年前我的档案就已经全消除了。“
周防说完喘口气。真是的,这辈子从来没说过那么多话。
“而且……我心跳激烈的时候,你不是感受过吗?。”


周防后躺靠在墙上,弯起嘴角曲腿用小腿蹭了蹭宗像的腰,换来了宗像的一记眼刀。


 


60,


59,


58


……


 


“安娜和十束先生挺好。八田被草薙先生罩着目前还没出什么问题。”


“啊嗯。出云通过我的handle给我传达过。”


 


周防靠在墙上,调整个舒服的姿势。
他突然很想抽只烟。


 


 


 






 



评论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