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授权转载】The Beautiful future 第四十一章

我回来了,内心非常悲痛,我的数学药丸,炸成了天边最美的云朵。


[第四十一章]


吠舞罗酒吧门前第二次传来了尖锐的刹车声,草薙出云擦拭玻璃杯盏的动作随之微滞,他抬眼看过去。

片刻后风铃轻响,酒吧的门被人推开。在鞋跟敲击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中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两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他们身上的西装规整干净,单是从姿态步履中就能看出来军人所独有的气场。

草薙出云将手上的酒杯搁置在一旁,手掌闲散地搭上胯骨,不动声色地将腰后的枪掩在衬衫下面,嘴角上扬挂起招牌式的笑容主动开口道:“十分抱歉啊两位先生,我们今天并不营业。”

走在前面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吧台前,其后的那人也随之驻足。对方闻言露出了一个笑容,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徽章晃了晃复又收回,然后用流利的日语开口道:“联盟驻日本区,总指挥官奥维迪亚。”他抬手示意了一下身后安静站着的人,“这个是我的副官。”

出云只看到联盟的金色纹饰在眼前一闪而过,虽然心里隐约有了些猜测,但在得知对方身份时还是不免有些惊讶。思及先前进入了地下基地的宗像礼司,出云不禁淡淡挑了眉。今天可是够热闹的,三方的高级军官都聚齐在了酒吧里,一时之间他还真不知道是该感到荣幸还是担忧。

“联盟的大人物啊——”虽然是这样说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出云从容不迫笑道:“我是——”

“吠舞罗的参谋,草薙出云。我来之前有做过功课。”奥维迪亚将他的话打断,笑意逐渐加深。

出云微颔首并没流露出什么情绪,顺势说道:“那真是劳您费心。只不知道您亲自来到我们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呢?”

“周防尊不在吗?我还是比较想和他谈谈。”奥维迪亚说,目光扫视过酒吧四周。

“大将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面对他带着些许轻视的态度出云的语气依旧有礼,却在温和中杂糅了些不容忽视的强硬,“您先告诉我的话会更方便些哦。”

奥维迪亚轻声笑了笑,“再怎么也不会重要过我的事情,你还是去通知一下他比较好。”

草薙出云脸上的笑意也转深,他直视着这个年轻军官,屈指在吧台上轻叩击几下,正欲开口却被身后忽然传来的脚步声给打断。联盟的两人循声望向了声源,他也回头看去,随即不禁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不好。

周防尊和宗像礼司并肩从电梯里走出。周防拖沓着脚步,一脸烦闷地别过头不去看宗像,宗像被他拖累的放缓了步伐,神色严肃地不知道是在说教着什么。

奥维迪亚显然是认出了周防尊,抬步就走上前去。草薙出云来不及再说些什么,他从吧台后走出,抢先一步挡在了双方之间。

“一直在期待着和你的见面,周防尊。”奥维迪亚伸出手去。

“嗯?”周防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疑问,目光掠过眼前的陌生人看向身旁的出云,双手仍是插在裤兜里没有丝毫动作。

草薙忍不住看了眼宗像,他在他们接近前就已经止住了话语,觉察到出云的视线后回看了过来。出云与他错开目光,抬手示意了一下左手边的人:“介绍一下。这位是联盟的总指挥官,奥维迪亚先生。”

周防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就又看了眼前人一眼,反倒是身旁的宗像心领神会地扯出丝笑意来,他对着出云点头示意:“哦呀,那么我就先走了,不打扰各位——”

然而宗像才踏出去一步就被周防给拉着胳膊给拦下,他回过头以眼神询问,周防手上用力把他再扯近自己两步,“你急着走个什么?”

宗像的目光在奥维迪亚和周防身上转过一个来回,“这位指挥官先生看起来是有要事和你们商讨呢。”

“你呆在这儿也一样,一会儿我送你出去。”语气强硬不容推拒。

“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宗像偏头,出云脸上带了些无奈却也不排斥的笑容被他收入眼底。

奥维迪亚忍下心中的不满,将晾着半天也没人理的手收回来,抬眼打量起这个漂亮的蓝发男人。在脑内搜寻无果,身旁的副官也摇了摇头示意没有这个人的相关资料,他忍不住迟疑地问出了声:“请问这位是……?”

宗像还没思索出该怎样回答比较合适,周防尊就一边拉着他往沙发那边走去,一边瞥了眼奥维迪亚,简略明了地回道:“他姓周防。”

宗像侧目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男人,抬起空闲的那只手将眼镜推上去一些,冷哼了声却也没再解释什么。

正引着两个年轻军官坐到对面沙发上去的出云一时步履不稳。

奥维迪亚在他们对面落座,他被这个回答弄得愣了一愣,旋即尴尬地笑了笑道:“……您弟弟长得倒是和您不太相像呢。”

周防双臂挂搭在沙发背上靠坐着,在身旁正襟危坐的宗像的对比下显得更加懒散。他闻言闷笑了一声,连带着肩头也随之微微发颤,最终在宗像扫过来的一记冷眼下勉强止住。

草薙出云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主动开口切入了正题:“那么现在能请您告知前来的目的吗?”

“我希望能与吠舞罗合作一起对付联邦。”他倒也干脆了起来。

一直耷拉着眼皮的周防终于抬眼认真的看了看他,宗像礼司撑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盯着他瞧,草薙出云忽然也不知该如何接话。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奥维迪亚来之前做过许多设想以便周全应对,但这个反应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沉吟了一下,只好继续说道:“对于诸位而言也许是太突然了些,但我是认真考虑过后才做出的决定。这次前来只带了副手也是为了显示我的诚意。”

“合作后所拿下的区域可以全部交由吠舞罗,我想吠舞罗应该没有理由拒绝这种条件的吧?”

“牺牲这么大,那你合作的目的是什么?”周防开口。

“这个嘛——”奥维迪亚顿了顿,微笑道:“联盟的利益并不在于领土,所以请不用担心。”

“我问你目的。”周防皱了皱眉,“联盟的利益在哪?”

“毕竟是我们的机密,实在无法告诉你,但我可以保证不会对吠舞罗产生任何影响,只是联盟和联邦的一场较量而已。”奥维迪亚看着周防有些不耐的脸色,想了想补充道:“如果你非要一个目的才能信服的话,那么与你合作我私人的目的比较多,这个可以告诉您。”

“是宗像礼司。”

周防尊闻言稍坐起来一些,压低了眉眼盯着他看,低沉的声线缓慢地重复着那个名字:“你说你的目的是,宗像礼司?”

宗像偏头看了看周防搁在自己肩头的手,弯了弯唇角却也没说什么。

奥维迪亚在他的注视下莫名心头一惊,稳了稳心神继续道:“之前跟联邦的那位准将交过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非常希望能和他见上一面。”这话说得妥帖极了。

那种印象的确挺深刻,宗像微微笑着轻颔首认同。

奥维迪亚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一直带着笑意的蓝发男人,相比起面色不善的周防尊,他看起来倒是要好说话的多,“这位……周防先生不如也来说说看你的看法?”

生疏的称呼让宗像迟了一瞬才意识到是在叫自己,他对上对方期待的眼神,眼眸里的笑意又深了一层,刻意将语调拉得缓慢地开口道:“这件事我没什么发言的权利呢。不过正如您所言,吠舞罗选择与您合作的话还真是有利无害。另外我想问问,”宗像顿了顿,“不知道您是怎么看待宗像礼司的呢?这么想要和他见面的心情可真是令我感到惊讶呢。”

“……”奥维迪亚沉默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火光中的金色机甲,他带了些咬牙切齿意味地回答道:“是个狡猾的男人。”

“哦呀——那还真……”

“聊够了没?”周防尊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宗像淡淡耸肩不再说话。

奥维迪亚有些茫然地看着不知道怎么又被惹到的吠舞罗首领,“那个……关于合作的事情……”

“那就合作。”周防态度随意地说。

“那么关于——”

“这些你跟他说。”周防抬手指了指倚着沙发的人。

出云从奥维迪亚叫了声周防先生后就一直在忍笑,此刻被点了名只好收敛起脸上的表情,对着联盟的两人微笑着半真半假地抱怨道:“细节问题跟我讨论就可以了,毕竟我们的大将总是把这种事情都丢给我们去做呢。”

宗像含着笑意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的背影直至消失在门后,周防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咬在嘴里,瞥了他一眼含糊不清地嘲讽道:“狡猾的男人啊,宗像礼司。”

宗像好整以暇地收回了目光,倾身过去伸手将他唇间的香烟取下,“我会好好把它当做夸奖收下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