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授权转载】The Beautiful future 第四十五章

明天有肉哦,请要上车的乘客准备好学深卡。

其实我很期待羽张大人调戏一下啊尊的……


[第四十五章]


装备部的门缓慢拉开,出现在周防尊面前的除了已经调试完毕的翼狮,还有数百架正在进行最后准备的KnightMare。那些机甲眼睛处的赤色依次亮起,如同灼灼目光正对着周防,仿佛这些冰冷的钢铁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如它们的主人般的信任与追随。每一台机甲旁都立了个周防尊熟悉的身影,他们身穿作战服整装待发,闻声纷纷看过来,扬起手大声地冲他打招呼:“尊哥!!”

周防尊微怔,随即垂眸低笑一声,他提步走到翼狮旁,跃身坐上操作椅。

之所以会参与行动,按照八田美咲的话来说就是:“虽然那个蓝衣服头头并不是很讨人喜欢……不过如果是尊哥的话那我们当然也要跟着一起去才行啊!!更要让那个瞧不起人的刀疤脸好好见识一下吠舞罗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过啊……尊。”草薙出云在坐上KnightMare之前对他说,“联邦军事基地的布局复杂,即使有这么多人,我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找到训练场的位置。”

“很容易,”周防拧动钥匙,翼狮金色的瞳孔亮起,昭示着这台令人闻风丧胆的机甲的苏醒,要与他的主人奔赴一场特别的战斗,“审问无色的时候,宗像带我去过他们那里。我记得位置。”

“那么——”

“出发。”

他们自吠舞罗出发,从管辖区防守最薄弱处突破,向着军事基地长驱直入,沿路的一切阻碍被以绝对的暴力碾压横扫。

事实上这样的顺利也出乎他们的意料,管辖区防御散乱得不像是羽张迅会犯的错误。在基地出现在眼前的瞬间,草薙出云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更像是主人将门半掩,静待着未邀而至的客人。

最终他们在基地彻空的警报声中抵达,几发连击将这铜墙铁壁硬生生地轰开一个缺口,炸飞的碎石伴随着火星波及了训练场内的树木与器械。遮挡视线的烟尘逐渐散开,清晰起来视野中周防尊一眼就锁定了目标。

宗像礼司的棺停在角落里的树下。那棵树离得稍远些,爆炸中只是被气流冲击的晃动不止,枝上的枯叶簌簌坠落,为黑色的棺木铺上一层暗淡的黄。

翼狮在距它几步之外的地方停下。无视了迅速赶到的士兵们的枪口,周防尊只身跳下机甲,上前抬手将棺盖一把掀开。棺盖被那狠厉的力道甩落到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周防一怔,随即转为唇角扯起的一丝讥讽的弧度。

那棺内空无一物。

周防尊收回手插入衣袋中,缓慢地直起腰半转过身面对着严阵以待的联邦士兵。他目光扫过一张张凝重的面容,最终停在正前方那人秀丽的脸上。

羽张迅与他视线相接,耸肩稍偏头露出了一个笑容,“看来,现在你应该也非常想要和我聊聊了。”他微顿着想了想,补充道:“只有我们两人在场。”

羽张摘下佩枪递给了一旁的善条,他回头对周防微笑着点头示意,然后就自顾自地提步踏进了会客室。周防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动作,抬手也向腰后探去。八田忍不住冲上前一步叫了他的名字,脸上堆满了对这帮军人的不信任。周防不在意地对他摆了摆手,继续伸手过去将枪取下抛给了草薙。他抬步进入了会客室,自动门在他身后关闭。

会客室的布置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尽了的简洁。羽张迅已坦然地坐在背对着周防的沙发上微低着头,不时有纸张的摩擦声响起,他听到接近的脚步声却也并未作出任何反应。直到周防在他对面驻步停下,看到他的确是在翻阅着一叠文件。

“这里的建筑都是采用整个联邦隔音效果最好的材料,”羽张迅翻至末页,终于开了口:“所以无论我们说了些什么都不会被人知道。”

周防尊从嗓子里发出一声轻哼,没什么情绪,只表示了他有在听。

“那么现在我们就来聊聊——”羽张抬眼看向周防,同时从胸前衣袋中取下一支钢笔, “关于联邦和吠舞罗停战协议的问题吧。”

“别装傻。”周防皱紧了眉。

羽张迅配合地露出了一副困惑的神色,看着他茫然地眨了眨眼。

“他在哪里?”

“你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吧?”羽张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用手中的钢笔轻叩击了桌上的文件两下,“这几张纸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批下来的,你这样可就是让宗像的心血白费哦。”

“两码事,”周防干脆地回答,“他在哪里?”

羽张唇角的笑意缓慢加深,他语气是一如既往的随意平淡,言辞却陡然锐利起来:“那么我也有个问题想让你先回答。”

“你有什么资格向我提出这种要求呢?”

周防闻言嗤笑出声,并没有回答这种无聊问题的意思。

“他的死亡让我们深感悲痛,我们也在竭力查找凶手的身份……”

“宗像并没有死。”周防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羽张并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悦的神色,他耸肩轻描淡写地就带过了这个问题:“生死都好,宗像礼司是我们联邦的军人,我是他的长官和师长,他呆在这里难道不是最应该的事情吗?”

“那么你呢,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宗像的下落?叛党吠舞罗的周防尊,宗像准将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他笑意更深,语气转冷。

周防狭起鎏金色的眼瞳盯着羽张迅的笑容,片刻后他淡淡挑眉,一直环绕在这个男人身上的暴躁气息在这瞬间忽然消散,“你在刻意激怒我,”这是一个判断句,周防说,“你很关心宗像?”

羽张迅脸上的表情一瞬僵硬,他沉默着收敛起笑意,偏头错开了周防的目光。那支钢笔在他指尖灵活旋转几圈,最终被他牢牢地收拢回掌中,“真是野兽一样的直觉啊,”羽张终于开口,“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那种关心跟你对他的那种性质不一样。”

“这点不用你说,”周防收回视线,“所以告诉我他在哪儿。”

“如果不回答你不会善罢甘休吗?”羽张侧目过来。

“他是我的。”

羽张轻笑出声,站起身来姿态闲散地走了几步,却是不动声色地与周防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但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那没什么的好谈的了。”周防收手成拳,目光在羽张迅身上的所有软肋上扫过。

“还是要动用暴力啊?”羽张重新恢复了他惯有的微笑,他抬起那只握着钢笔的手放在眼前,食指抵住笔帽转动几圈,钢笔尖随之出现了一点绿色亮光。

周防尊这才发觉到他手上拿着的实际上是一个微型通话器。

“沟通失败了啊。”

周防顷刻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在羽张迅话音落下的瞬间他身后的墙上打开了一道暗门。

所谓的只有两人的场合出现了第三个人的呼吸声。对方几乎在脚步声响起的瞬间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到达了周防尊身后,周防一时未有动作,对方就在这个极短的间隙中抬臂从后方环过他的脖颈,收紧手臂以完美的力度锁住了他的咽喉和所有将有的反击动作。

周防尊本能轻而易举的挣开,而现在却要费一番力气,不过他也没了反击的打算。因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达到将他压制至此的地步。

对方借着与他相同的身高就势枕上他的肩胛,那人低笑了声,一句话就贴在他的耳边响起:

“野蛮人。”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