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授权转载】The Beautiful Future 第五十一章

你们要伏八!讲真我这不是伏八党都要被感动了,神他妈剧情!

[第五十一章]


“很抱歉打扰了诸位的休息,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也实在是出乎了我的预料呢。”宗像礼司扫视一周后收回目光,沉声开口道。

他与周防尊并排坐于会议桌尽头,第四军与吠舞罗分列两侧。这些人大都是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就被迅速地召集到了作战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

“原先的作战方案因为盐津元的泄露而作废,联盟那边在接到消息后应该也会采取行动,所以我们必须要针对现在的状况制定出一个更为完善的方案。另外,为了弥补第四军情报大量泄露造成的劣势,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宗像顿了顿,“虽然可能有些失礼,但由于时间不多请容许我单刀直入地说:我希望将第四军与吠舞罗部队混编,并且总指挥由我来担任。”他看向草薙出云,微笑着补充道:“当然——还是要辛苦草薙君您来协助指挥的。”

吠舞罗的干部们闻言都是一怔,还是草薙出云最先反应了过来,他看了眼周防尊,对方正随意地翻看着损失报告,听到宗像的话后连眼皮都不曾抬过一下。草薙出云复又回看向宗像,无奈地笑着耸了耸肩:“既然宗像准将能这么说,看样子是已经和我们大将商量过了。我服从安排。”

吠舞罗干部们神色各异,其中显得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八田美咲。他难以置信地将目光在周防与草薙身上徘徊了几番,张了张口后却见草薙轻描淡写地将话头带向了下一个话题,也只得闭嘴把话强忍回去。

“不过即使这样,要想在这点时间里重新制定方案还是太仓促了,更何况我们现在处于情报上的劣势。”草薙出云说。

会议室内一时陷入沉默,衬得周防尊把报告放回桌上的响动格外清晰。他后靠上椅背,抬眼看向投影在会议桌上的悬浮立体地图,似乎对这个会议有些不耐烦了,“非要搞那么复杂的方案?”

“那您有什么好建议吗?”宗像问。

周防抬了抬下巴,众人随之看向战略地图上标示着DTC联盟防线据点的地方。“把他们连带着整个据点都埋掉不就好了?”他语气漫不经心,“就像盐津元那时候对你做的一样。”

周防尊所示意的地点是成田山,紧靠着联盟防线据点的西面,在以往战争中被多次视作联盟在西面的天然屏障。

“制造大规模的山崩吗?”草薙出云思索着,“联盟在那边的防御相对薄弱,想要突破防线进到山上应该不会太难。简单粗暴……真不愧是尊想出来的方案呢。”

“但想要引发那种程度的崩塌需要埋藏大量的炸药,可行性实在是太低了。”淡岛世理说。

“小世理还真是会打击人啊……”

“不,也许不用。我记得成田山有相当丰富的地下水,如果是水蒸气爆炸的话也足够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的。”宗像屈指抵着下颌,“伏见君,调取出成田山的水文资料。”

“正在进行,”伏见应道,手指飞快地敲击键盘,操作几下后投影弹出一个新窗口,成田山相关的水文数据显示于上,“地下水位二十米左右。虽然是未沦陷时留下的数据,但与现在也不会相差太多。”他再敲下键盘,另一组数据紧挨着投影在刚才的窗口下面,“这是粗略估算出的引发整座山水蒸气爆炸所需要的热能,我们必须找到……”

“翼狮可以做到!”到了自己专业领域终于插得上话的十束多多良打断了他的话,“翼狮设计的最高外输传达能够做到!”

“啊……”周防瞥了一眼有些兴奋的十束,肯定地点了点头:“炸开二十米岩层也不是问题。”

“既然这样的话……”伏见看向宗像,在收到对方许可的眼神后转向了十束,“能把翼狮的数据传来吗?”

“小猴子等下跟我直接去装备部怎么样?决定是翼狮的话还需要装备上探测器的吧?”

“是,那……”

“喂喂喂搞什么啊?!!”八田美咲终于忍无可忍站起身,“要听他们指挥就算了凭什么还要把翼狮交给这群蓝衣服的啊!”

谈话被硬生生打断,所有的目光一时间都集中在了八田身上,十束多多良连忙扯住他的袖子要拉他坐下,八田恼火地一把挥开他的手,满腹不满,“十束哥你怎么也帮着他们啊?”

十束头疼地叹了声气,再度扯住了他,压低了声音道:“没有没有。我知道你因为小猴子的事对他们没好感……但是现在我们可是合作关系啊。”

“翼狮是我们吠舞罗的!吠舞罗不需要听别人来指手画脚!”他斩钉截铁,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宗像弯起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却也没有说话。

周防抬眼将视线移到情绪有越来越激动的趋势的人的身上,“八田。”

“……尊哥。”八田的声音低了下去,转头看向了周防尊,眼神里不自觉带了些期待的意味。

“坐下。”周防平淡地说,一向带着倦懒神色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八田愣了一下,随即垂下头,他手捏紧成拳再缓缓松开,最终沉闷地坐回椅子上。身旁的十束多多良小声安抚他,他侧开脸,正对上斜对面投过来的目光,隔着莹蓝色的投影,伏见深深地看着他。八田有一瞬失神,然后不自然地抿紧了唇角干脆地别过了头。

…………

“全军进入配置位置。”

“第三小队到位!”

“第五小队到位!”

“翼狮驾驶员……哈……周防尊到位。”

“那个啊……尊……”草薙出云无奈地笑着长叹出声,“为了保证通信安全,等下会把翼狮切入到和宗像准将的独立频道。你这样的话,可是会惹那位大人不高兴的吧?”

“……嗯。”周防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就让他们自己沟通吧。草薙出云几乎是自暴自弃地结束了这个话题,他迅速地收起了玩笑的姿态,正色道:“最后简要重复一遍你的任务内容。为了不引起对方注意与你编在一起的是楠原刚带领的第五小队,他们会全力配合掩护你,你的行动不需要顾忌他们,联盟的主力会由我们这边牵制。你只需要突破防线到达成田山顶,在突击炮穿透岩层后植入贯通电极,之后你根据指示对电极进行外输就够了。”

草薙出云顿了顿,声音放缓了些:“虽然听上去很简单,伏见和十束也针对各种可能性做了预演模拟,但翼狮是否能成功引发我们期待的爆炸效果还是不得而知。不过好运总是与你相伴的,尊。”

“翼狮从没让我们失望过。”周防嗤笑了声,明白地告诉草薙的担心是多余的。

“啊,当然。你也是。”草薙半转过身向着不远处的宗像礼司打了个手势,在得到回应后对着身旁的通讯员下令:“切换频道!”

“真会压榨下属啊阁下……”伏见猿比古将作战服的领口松开一些,接过榎本龙哉递过来的KnightMare的钥匙。

“因为我很中意伏见君呢。作为一个隐藏的强大战力,这时候不用还要等什么时候呢?”宗像坦然地笑着看向他。

“啧。”伏见不再回答,行了个军礼后就转身走向了自己负责的小队。

宗像礼司收回目光,抄着手看向投影地图,此时恰好从耳机里传来一声提示音,紧接着低沉沙哑的男声流淌而出,“真磨蹭啊宗像。”

“这是必要的准备,”宗像纠正他。下属的汇报纷纷传来,时间到了。宗像颔首,然后淡笑一声继续回答了周防,“不过现在也如您所愿了。”

“作战开始。”

上千架KnightMare应声启动,人形兵器的眼眸逐一亮起,数据地图上眨眼间被蓝色或红色的光点占据。各小队依照预定的路线冲出,扬起铺天盖地的烟尘,紧随其后的就是兵刃交击的巨大冲击声,伴随着浓郁的焦黑色烟雾和飞溅的焰光。

联盟在接到情报后在防线布下了重兵,总指挥官奥维迪亚亲自坐镇,等待着这场浩大的战争。

不令任何人失望的激烈,双方自从交手后几乎不存在什么过渡适应,如同一出精彩的戏剧被迫不及待的读者直接掀到了高潮迭起的部分。

周防尊那架令人闻风丧胆的翼狮现身后就引起了高度的警惕,它以绝对的暴力破开了一条无人可挡的道路,联盟想要阻挡却力不从心。他们的主力部队正与对方的主力死抵,联邦与吠舞罗结合起来的队伍让人几乎崩溃,矛盾着时常显示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行动风格,又会在突然之间毫无疏漏地融为一体。

他们的指挥官是精神分裂吗?!不知道有多少联盟的士兵在心里骂着。

而联邦的指挥车里宗像因为草薙出云的协助还得闲冲了两杯茶,他将其中一杯推到出云的面前,“局势意外的顺利呢。”

草薙出云抽空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要喝的打算。

“宗像。”周防尊的声音忽然通过独立频道从耳机里传出。红发男人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数据地图和显出眼前场景的屏幕,“来打个赌?”

“请先说来看看。”宗像说。

“赌我能不能猜中那个奥亚迪维的机甲是哪一个。”

“是奥维迪亚,”宗像纠正道,“记住对手的名字可是基本礼仪。”

周防不在意地‘啧’了声,“随便叫什么。……不如你输了就自己脱光躺好怎么样?”

宗像按紧耳机,瞥了眼左右照旧认真盯着战况的属下,他们不知道宗像在说什么,听到了也只当是商议战略的事。“那如果您输了的话呢?”他问。

“随你怎么办。”

“听上去的确相当具有吸引力呢。”

“那就说定了。”周防尊操纵翼狮猛然转变路线,一个斜冲捕捉到了一个空隙就干脆利落地冲着其中一架KnightMare攻击。烈焰准确地在那架机甲的移动系统上炸开明亮的火花,KnightMare前行的动作就此停住,原先分散保持阵型行动的其它机甲几乎在顷刻间调整了位置将它包围住。

惊讶在宗像的眼中一闪而逝,耳机里传出周防尊的轻笑声,他扬声指示下属盯紧那架机甲,又偏过头有些困惑地低声对着周防说:“您难道真的把所有的智商点在了好运气上?”

“是你没有的直觉。”

“……野兽的直觉吗?”宗像似笑非笑地重复道,他目光不经意扫过数据地图又骤然顿住,“第七小队,后退散开!”

“小八田前方是埋伏!”草薙出云也提醒了最前方的那架机甲。

“啊啊啊我也知道啊,可是停不下来了!”他急躁地拍击着操作台,移动系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遭受了损伤。密集的炮弹向着横冲直撞的八田的机甲袭来,他看着迎面而来的弹雨一时慌了神,出云的声音炸响在耳边:“紧急脱离!”

“哎啊、好!”他下达操作指令。操作舱里被警示的红光和提示音充斥着,显示屏已经变为了一片模糊的色块,蓝色的电流跳跃在键盘上。

“嘀——”

随着尖锐的一声提示音紧急脱离系统完成,操作舱宛如炮弹一般飞射出去砸落在远处的地上,机甲在他身后爆炸成一堆残骸。八田仓皇地扒开扭曲变形的舱门踏在了地上,通讯耳机在刚才摔坏了,大地在剧烈地震颤动摇他困难地维持着平衡奔跑向他觉得较为安全的地方,与机甲相比他渺小得几乎让人忽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在身后,他被冲击力给摔出几米去狼狈地栽在地上。口腔里满是血腥和铁锈的味道,他咳嗽着爬起身扭头看去,炮弹自青空中坠落。

八田美咲忘了躲开,他怔住了,有什么深埋的记忆在拼命挣扎着想要破土而出。

昭示着死亡的炮弹向他所在的方向而来。

一架机甲挡在他的面前。

八田美咲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身旁,空空如也,没有记忆中的浑身是血的少年躺在那里需要他去背起。苦咸的味道自心口泛了上来,混杂在浓郁的血腥味中。

KnightMare转过来面对他,这一次机甲伸出钢铁的手臂将他小心地拢在了掌心,带着他退后到战线后方再安全地放下。

八田美咲还呆呆地站在原地,那机甲的操作员本想直接离去,看他这样只好与前方稍作联系,再将操作舱打开。

他表情是回忆的茫然和呆滞,眼前的画面与复苏的记忆重叠又分开。

他不该忘记的啊,那些细节明明是那样的清晰,逃跑时紧握着他的那只手的温度,挡在自己身上的人血液滴落的温度,他都还记得的啊。

身穿作战服的蓝发少年从机甲上跃下,好笑地看着他的表情,边走来边酝酿出了一声冷冷的嘲讽:“被吓傻了吗misaki——原来这么胆小……”

话被猝不及防地打断了,伏见震惊地看着扑上来紧紧抱住他的人,八田美咲的额头抵着他的下颌,有温热的液体沾染在脖颈上,对方的声音哽咽着颤抖却又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猿比古!”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