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授权转载】The Beautiful Future 第五十三章

lo发完要去查成绩,内心非常的虚,在的小伙伴祝我好运吧,你们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真的,冲着我可能挂科三门来看,命不久矣……
另外lo主一虚就会肚子疼想吐,刚刚差点吐出来了卧槽。


[第五十三章]


在[purple]病毒彻底从日本区清除的消息公开后的第三天,联邦对日本区的封锁全面解除,内阁的使者也随之到达了军事基地。

彼时宗像礼司正背着手立在总司令室的窗前,窗外的青空高远,枫林无边,女副手难抑欣喜地站在他身后汇报:联盟的残党已清缴完毕,日本区于今日完全收复。

宗像微点头道了声辛苦了,敲门声就在下一刻突兀地响起。他侧头看了过去,还没出声门就已自动拉开。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出现在视野里,他将磁卡收回口袋中,提步走至宗像面前,干脆利落地出示证件与逮捕令。

淡岛世理微愣了愣。宗像礼司倒是早有预料般地平静,他接过逮捕令时还冲对方露出个淡淡的笑容:“让您只身前来还真是辛苦了。”

“不至于,还是有带了部队一起的。”使者不卑不亢地回答,“日本区太过动荡,少了羽张将军的协助后内阁非常担心您。”

刚收复的日本区是挺动荡的。

宗像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使者看了他毫无变化的脸色一眼,继续道:“逮捕令上已经说的很明确了,即刻起您在联邦内的一切职权暂停,日本区会由内阁直接进行管辖。”

“那还真是要辛苦那些大人了。”宗像淡淡道。

“庭长由三轮一言先生担任,现在他的学生夜刀神狗郎正在进行相关筹备。等两天后三轮一言先生到达日本区时对您的审判也就会开始,在此之前要请身为嫌疑人的您呆在基地监狱里。”使者顿了顿补充道,“当然,现在还有些时间,您也可以联系您的律师。”

宗像应了声,眉目间还隐约含着笑意,他取下佩枪递了过去,“这么看来对我还真是意外的体贴。不过我没想到什么合适的律师人选,还是不耽误时间了。”

使者不禁有些意外于面前这位准将配合的态度,他继续道:“以及关于第四军……”

这次却被猝不及防地打断了。

“第四军非常出色,不必去担心。当最后一根弦崩断之时,他们都会踏上全新的战场,无所畏惧。我可是一直都为他们而感到骄傲呢。”宗像缓缓道,含着浅淡笑意的眸看向了淡岛世理,“淡岛君也明白的吧?”

一抹讶色在她眼中转瞬即逝,淡岛世理绷紧了身子抬手对着宗像敬礼,“自然如您所言。”

汉历801年11月,联邦单方面撕毁与吠舞罗的停战协议,停止一切交往活动,双方再度进入敌对状态。

吠舞罗地下基地。

自动门向两侧拉开,金发的男人一边疾步走进大厅一边把才接到的突变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通。

大厅里只有十束多多良和周防尊两人,十束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在草薙出云进来的时候就抬头看了过去;而周防尊依旧窝在沙发里摆弄着一支霰弹枪,眉眼低敛倦懒。

“撕毁合约的事情啊?我知道。而且啊——”十束合上了手中的书,“虽说是停止了一切交往活动,但是研究所那里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撤走哦!联邦不是一直都想夺回研究所吗,所以就给荒川博士他们下了死命令,哪怕被我们的人用枪顶着脑袋也要守在研究所。”

“应该是打算借此机会夺回研究所。”草薙出云不悦地皱了皱眉。

“肯定是啊。”十束多多良说。

枪械拆解的声音细碎地响着,一旁的周防尊始终没开腔,手上动作未有丝毫停顿。相比起那两人,他显得淡定了太多。

“尊。”出云又叫了他一声。

“嗯?”周防不咸不淡地应了。

草薙出云短暂地思考过后还是继续道:“打算帮那位准将大人一把吗?毕竟现在的状况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更何况,”他顿了顿,“你和他的关系绝对会被作为指控的罪名。”

“怎么帮?”周防抬起眼皮看向他,“告诉那帮人因为他们我和宗像很久没发生关系了?”

“……尊,你知道我指的不是那个。”出云明显地呛了一下,他问,“那这次就袖手旁观?”

周防眉头紧蹙,沉默了片刻后烦闷地长叹出一口气来,他把手中的枪械零件扔到桌上,坐了起来,“你刚才说总跟着三轮一言旁边的那个黑狗在这儿?“

“是,怎么了?”草薙出云问道。

“那就把他带过来。”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当草薙出云看清被带到吠舞罗酒吧的夜刀神狗郎的样子时只觉得眼前一黑。

夜刀神狗郎如同只粽子般地被丢在酒吧沙发上,手脚都被紧紧地捆住,头被蒙了个严实,黑发从头罩下方散乱地披在肩上,狼狈至极。如果不是清楚带领着去找人的是八田美咲那个面对女孩就面红耳赤话都没法完整地吐出一句的人,草薙出云几乎要误以为他们出门随手抓了个同款黑发女孩回来。

“快松开他。”草薙出云无力地手撑着沙发靠背。

“哦哦。”坐在夜刀神身旁笑眯眯地盯了许久的十束多多良像是如梦初醒般,手忙脚乱地解开他桎梏。

“无礼之徒!”夜刀神刚获得了说话的自由就怒斥出声。

草薙出云头疼地按了按额角,这下谈判的难度硬是又拔了一个新高度。他瞥向回来后就乐滋滋地缩到一边角落里不知道跟谁发信息的八田美咲,下定决心再也不让出门不带智商的人干这种事情了。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周防尊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反正人到了能说话就行。

绳子散落了一地,夜刀神狗郎恢复了手脚的活动后立即握上了腰侧刀柄,他警惕而迅速地打量四周,目光最终落在了周防尊的身上,不确定地出声:“……吠舞罗?”

“就是吠舞罗!”十束多多良乐呵呵地肯定。

夜刀神狗郎握紧了刀柄顷刻间就要拔刀起身,一道寒芒从刚出鞘的刀刃上折出。

“三轮一言。”周防尊吐出了这个名字。

夜刀神的动作一僵,转而死盯着周防,“你们想对一言大人做什么?!”

周防没回答,眼风扫过他半踩着沙发拔刀欲斩的姿势。

夜刀神迟疑了片刻,将刀压回鞘内,姿势端正地坐在了沙发上,“……是我失礼了。”

周防懒洋洋地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夜刀神忍不住再度开口:“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关于宗像准将要被送上军事法庭审判的事情啊,想要和你谈谈能不能帮个忙?”十束多多良说。

“你们……想杀死他?”夜刀神问。

“恰好相反,我们希望能让他无罪释放。”草薙出云说。

他困惑的目光在这几个人身上徘徊一番,末了只答道:“如果起诉的罪名不成立的话他自然就会无罪释放。”

出云唇角的笑意深了些许,“既然是联邦内阁起诉的罪名,他就一定会有罪。”

“一言大人不是那种攀附权势的人。”夜刀神狗郎坚定地反驳道,“只有证据确凿一言大人才会定罪,宗像礼司如果没有犯下那些事情的话联邦再怎样也拿他没办法。”

“有没有罪不重要。”周防尊忽然开口,他换了个姿势靠在沙发靠背上,鎏金色的眼看了过来,语气中带着淡淡嘲讽:“现在联邦里死了一个羽张迅,迦具都玄示脱离控制,再死了一个宗像礼司的话……你觉得还有谁能撑得起这个国家?”

夜刀神狗郎避开了周防的目光,紧闭着唇不答话。

良久压抑的沉默后,出云忽然侧头看向周防问道,“说起来,那样的话某种程度上三轮一言也算得上是内阁的帮凶了吧?”

夜刀神猛然抬起头,眼中的情绪浮沉不定,死皱着眉许久不做声。吠舞罗也就耐心地等他考虑,周防尊和草薙出云还顺手点上了支烟。

在他们差不多抽了半支烟的时候,夜刀神终于缓声开口:“没办法的。”

“没办法?”十束摆摆手挥开些烟味,疑惑地重复着他的话。

“这件事只有天子能解决,但是现在她被内阁软禁,没有得到许可是见不到的。”夜刀神说。

“说不定可以哦!”十束忽然想到什么,抢先答道,“安娜好像告诉过我,天子给过她一件东西,带着那个的话无论任何情况都能够直接见到天子。”

周防点头肯定他的话,“去看看安娜睡醒了没。”

一前一后的脚步声逐渐近了,夜刀神狗郎不禁正襟危坐,他看到了跟在十束身后白发红裙的小女孩。小女孩面容精致恬静,抱着只雪白的毛绒兔子慢慢地走来。夜刀神看着那身哥特风的红裙,脑内思索着信物会装在哪里,然后那只兔子被小女孩递到了眼前,兔子的红宝石镶嵌而成的眼睛似乎在盯着他看。

夜刀神忽然沉默了。

他早该知道的,他想,根本不该对两个小女孩之间的信物抱有过大期待。

不会让别人知道他是怎么进入王城的,哪怕一言大人问也不行。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