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李团长和周政委】第一段

诈尸。
你们要了好久的,ooc魔性短篇。

【礼团长和周政委】
文/小雨

我参军的那会儿正值闹饥荒,人人都饿的面黄肌瘦的还得去打仗。我娘心疼我,偷偷摸了我爹珍藏的洋烟,让我给领导们抽,混的好了给个兵职当当,也免了上前线挨子弹。
我当时还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不保家卫国玩这阴的干啥,现在却拿着这洋烟站李团长屋门口来了。
您别误会,我还真不是去巴结讨好做逃兵的,我给团长送烟,那纯粹是尊敬他。

李团长一家都是文化人,这无数人不识字的年代就他是复姓,据说还去英国留学过,忒高端。但我们记不住那么长的名儿,就都叫他李团长。
李团长长得很标致,白白嫩嫩,还整个眼镜戴,乍一看像个文艺兵,所以刚调到咱四团来的时候,不怎么受待见。其实也能理解,当兵的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突然来一个书生样的人做领导,谁能服气?那阵子我们都不太听他的,直到暗恋他的小护士给他递了一杯红豆茶而他一口气喝完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们才意识到李团长绝非善茬。
这感觉忒准,后来李团长把敌人撵出去再逮回来,一个个慢慢怼。看那些平日里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的敌军土匪全都缩起来装孙子,着实让我们震惊。而李团长打仗也很厉害,反正我们又不懂那些兵力部署战争策略的,他指哪就打哪,真把敌人打的不敢再欺负村里花姑娘。
上一回突围战,团里的那个洋雇佣兵,叫啥安迪来着,膝盖中了一枪,躺床上嗷嗷放洋屁,把几个医生护士都给吓着了。唯独李团长没有虚,拿着手术刀一阵乱戳,那小子竟三天就能下地跑了。我们不禁感叹李团长真是神仙下凡,这手不仅能拿抢怼人,还能拿刀救人啊!
所以不出三个月,所有人都拜倒在团长的军靴下。

刚刚打了一波绕后,损了几个人,现在正在军医手里跟死神干架。自古战场刀枪无眼生死随天,不是很懂一群人跑过去围观还大呼小叫是什么意思。总之现在没人注意到我是不是在摸鱼,我趁机去把洋烟送到李团长那里去。
虽然真的是纯表敬意,但若给人背后嚼舌头也是不开心的。
我站到李团长屋前,推门而入,然后就看到副团长一脸“又被打扰了神烦”的样子盯着我看,差点吓尿我。

其实四团有了李团长,那其他官就都是虚职,更别说什么副团长了。但是面前这个青年不一样,他是跟李团长一起从中央军调过来的,第一天来的时候满脸不高兴,好像发配边疆了一样。他的名也长,我们只记住了他姓伏,从此只叫他小伏。然而小伏每每听到这充满乡村气息的称呼都表示强烈不屑,非要从鼻腔里哼一声才算满意。我们私底下又不愿意伤了感情,于是改口伏团长。人家好歹是中央军,不能轻视了他,反正糙老爷们就一个逻辑,但凡有来头的,那通通都是团长。
后来小伏,啊不伏团长真的加薪升职,成了李团长的私兵,更是做实了副(伏)团长之名。
然并卵,他看啥还是一副“好烦跟上司商量军务被打扰好烦追村里的村花不成功好烦政委又在教训人了好烦好烦”的样子…………我们就赌他这样这辈子还能不能追上村花小美……

“啧,”副团长发出熟悉的不屑咂嘴声:“团长你没跟人说这是机密闲人勿听啊?”
“你这是什么话,怎么是闲人呢,他可是四团的优秀好士兵啊。”李团长的视线都没有从地图上移开,随口回答道。
副团长翻了个白眼,伸手在地图上点了几下,叽里咕噜放出一大串洋屁,然后打了个立正掉头就走了。
…………
欺负我没文化是吗,我招惹你了吗还是说你惦记着我的洋烟?天啦噜你成年了吗你能抽烟会抽烟吗!还一言不合放洋屁!
我的内心充满了对这位性格古怪的副团长的吐槽,然后听见李团长在一边看着地图喃喃自语。
“小伏真有两下子啊,这种打法都知道,他娘的…………”
我:目瞪口呆.jpg

评论(2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