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米英不动摇

God bless America.

「愿星条旗永不落」

【礼团长和周政委】第二段

周政委上线了。
本来被烧的应该是玄示,然而实在想不出该怎么给他起一个乡土气息的名字,于是用了羽张迅…………我对不起你张司令。

【礼团长和周政委】第二段
文/小雨

按理说我们李团长长得像个文化人,说话也文绉绉的,委实不该有这种口癖,然而世事难料,每当碰上打仗打赢啦,茶水可口啦之类令他开心的事,总会蹦出一句他娘的…………惊的我们不敢说话。李团长也知道失言了,就挪开目光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顾左右而言他。
其实我觉得李团长也挺不容易的,人前人后都要装作严肃再严肃,偶尔说上两句粗话还没人理解。就说上次攻坚战吧,打的忒慢,眼看太阳落山这半个村还没拿下,李团长也急了,一急就乱说话。
“老子的意大利炮呢,拿意大利炮来!”
全团上上下下,愣是没一个人知道意大利炮…………到底是啥玩意。
后来有人去请教李团长,他一脸无辜:“哦呀,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是意大利炮呢?”直到此人被调到炊事班再也听不到颇有意味的意大利炮,我们才知道原来李团长这口癖是听不得也讲不得的。唯独副团长例外,他可以肆无忌惮,但他根本不在乎,除了战斗命令和小美说的话其他的他都选择失聪。
不是很懂小美那中气十足的嗓音他怎么就听得如此悦耳,大概是情人眼里出…………出村花吧。

话又说回来,我刚刚似乎,啊不,确实听到了李团长说了一句他娘的,虽然是表扬副团长,可是我害怕我会被割耳朵,所以送了烟还是赶紧走吧。
“李团长,我娘给我寄了一包烟,全是洋文,我看不懂,刚刚不是打了胜仗吗,就给您乐呵乐呵吧。”
李团长闻言抬起头来,扫了一眼我手中的烟,笑了:“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不抽烟。”
…………
Excuse me?
你不抽烟?
吓得我都放洋屁了.jpg
这就非常尴尬了,李团长已经知道了我手上有洋烟,说不定以为我私藏公物呢,拿走也不好强塞给他也不行,我不如去死一死还算为国捐躯。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进门缓解了尴尬局面,他顺手拿走了我的烟揣到口袋里,然后说:“我抽啊。”
看着此人一头张扬的红发,我眼前一花。

据中央军第三集团军野史记载,团长周防尊是战神下凡,指挥过大大小小百场战役无一战败,解放过的沦陷区数不胜数,一场“三王之战”震惊国际,中央军总司令差点给他颁发了最高勋章。
然而又是世事难料,那场传说中的“三王之战”,周团长不仅一举拿下了盘踞飞艇城的恶霸“无色”,夺取了中央学院的管理权,还顺便烧掉了张司令的头发。
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听三团弟兄们传言,张司令给周团长颁发勋章的时候,他连烟都不肯灭。但张司令对烟草过敏,情急之下强制他灭烟,这么一扭一打……不小心就把张司令美丽的淡青色秀发给烧了一小撮。
所以说是差点颁发嘛。
然后周团长就被腹黑的张司令给怼了,各种找茬挑毛病,出了点事情就被下放到四团来了。四团刚刚组建,自然是比不上名声大噪的三团,何况团长的位置有人坐了,周团长摇身一变成了周政委。
原本以为周政委肯定不服气,张司令这简直是滥用职权啊!然而所有人都错了,周政委在四团混的如鱼得水,甚至爱上了政委这个职位。
方便怼人嘛。
别人家的政委都是嘴炮担当专门给人洗脑,我们政委就是清晰脱俗,话比李团长还要少,一张俊脸没啥表情。谁犯错谁思想不正,逮过去踹几脚就成。那踹几脚可不是开玩笑,安迪上次一个星期都是跛的。
要说我们对李团长是尊敬,对周政委就是恐惧了,连副团长一听到他的名字都脸色发白,不敢在他面前调戏小美了。
所以周政委这么一拿烟,再往李团长的座位上一坐,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团长还是站着的,大概是对接下来的战事很关注,一直在琢磨着刚刚副团长说的计策,也没在意周政委坐到了他身后。
“那个,周政委,那烟……我是给李团长的…………”我真不知道我为啥这么不怕死,虽然我怕踹,但我更怕李团长误会我。
“哦,”周政委毫不在意:“他的就是我的。”
………
失聪失聪,选择性失聪。
我还没想到怎么接话,李团长先有了动作。他一屁股坐在了周政委的腿上,顺势示意周政委看地图,然后指着上面的某一处,有些心不在焉又有些兴奋的说:“看到河对面的碉堡没有,想想办法干他娘的一炮。”


评论(11)

热度(20)